第1662章(1 / 2)

贺深在院门口跟牧州说了几句话,牧州眼里的光亮了亮,露出惊喜和感激的神色,重重点了点头,再被顾芳扶着往里走时,腰杆都挺直了些。

沉重的脚步也轻快了许多。

洛茵也跟着下了车,走到贺深身后,伸手在他的肩膀处轻轻一摁。

“妈。”贺深声音哽塞,“我该怎么跟小舒说啊?”

洛茵给出的建议非常直接,“你觉得该说就说,觉得不该说,便不说。”

贺深转过头去看着她,眸中大雾迭起,“可该不该的,不该由我来判断,毕竟牧老师是小舒的亲生父亲,不是我的。”

“什么——”

白鹿予正竖着耳朵听着动静,听到这里的时候,整个人瞳孔地震,张口就喊,被南离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嘴。

“唔唔唔……”

白鹿予一双鹿眸瞪得大大的,在南离手里咕咕哝哝着问着话。

刚才那个非洲大叔,居然是牧老师?

牧老师不是已经死了吗?

还有,三哥怎么会说牧老师是三嫂的亲生父亲呢?

这都是什么鬼啊!

有没有人能来给他解释一下啊!

白鹿予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爆炸了,他也没有冬眠啊,怎么一觉醒来就跟不上时代发展了呢?

这对于一个5G冲浪达人来说,简直是莫大的耻辱!

“你别喊。”南离在他耳边压低声音吼道:“听我慢慢跟你说。”

白鹿予点了点头。

南离这才松开他的嘴,掌心还沾着他的唾沫星子,一脸嫌弃地在白鹿予身上擦了擦。

喻夜澜笑着拉过南离的手,扯过湿纸巾给她擦了擦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